两会青年声|培养“拔尖”青年科技人才是一场必经的苦旅
发布时间 : 2022/03/11 阅读次数 : 172 推荐产品 : 量子钻石原子力显微镜  量子钻石单自旋谱仪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有这样一群人——李四光、华罗庚、钱三强、邓稼先、钱学森、朱光亚……成千上万名中国青年立志报国,前往外国求学,成为顶尖人才后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历经艰险回到祖国怀抱,以他们的才智和汗水,为新中国各项事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时过境迁,如今的中国已然变成了人才大国。截止到2021年,全国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人口已有7000多万,主要劳动人口受高等教育比例超过五分之一,吸引集聚各类国家级高层次人才超过2万人。

 

然而,虽有如此庞大的人才储备,今天我国依然缺乏拔尖科技人才,核心关键领域尤甚。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疫情冲击大背景下,科技人才是大国角力的关键力量,而影响着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发展的拔尖科技人才对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意义非凡。

 

今年全国两会上,人才培养一如既往地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完善人才发展体制机制,加大对青年科研人员支持力度,让各类人才潜心钻研、尽展其能。”

 

毫无疑问,青年作为整个社会力量中最富有朝气、最富有创造性、最富有开拓精神的群体,是中国科技发展的未来。中国期待怎样的青年拔尖科技人才?年轻的中国科技工作者在走向顶尖的道路上又有怎样的困难和期待?我们该如何吸引和留下青年拔尖科技人才?

 


何为“拔尖”?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青年科技人才培养和使用。2021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拥有一大批战略科技人才、一流科技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


       毫无疑问,战略科技人才、科技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必然是拔尖的,但科技人才何以为“拔尖”?


       全国青联常委、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段海滨在接受《中国青年》记者采访时认为,拔尖科技人才一般指的是在科学技术领域有突出的创新能力、创新精神且在相关领域取得突出成绩的带头人。其显著特征是高素质、高水平和高能力,且具有将来成为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甚至杰出人才的潜质。另外,强烈的爱国情、事业心和责任感也是评价拔尖人才不可或缺的重要维度。


      “我国目前是科技大国而非科技强国,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科技、高端芯片与软件、新材料、智能制造、无人系统和国家安全等关键领域与西方国家有一定差距,现阶段选拔拔尖科技人才应该更侧重这些‘卡脖子’关键技术领域。”段海滨说。


       国仪量子董事长贺羽常年从事量子精密测量领域的研发和管理工作,他告诉《中国青年》记者,对于科技企业而言,拔尖科技人才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天马行空的科学家,他们是能够做出原创性科研成果的人才;二是脚踏实地的工程技术专家,他们能真正面向国家或市场需求,专业能力出类拔萃,将高新科技成果落地生花。”

 


拔尖之难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青年科技人才的培育工作,并强调指出,要造就规模宏大的青年科技人才队伍,把培育国家战略人才力量的政策重心放在青年科技人才上,支持青年人才挑大梁、当主角。


 少数西方国家对中国科技发展的遏制仍然在继续。

例如,新华社去年6月报道,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强调通过经济、科技等各种手段同中国开展竞争,并企图推动与中国的科技“脱钩”“断链”;《人民日报海外版》今年1月刊文称,美国华人联合会在美国联邦司法部大门外组织示威抗议活动,要求立即停止“中国行动计划”,并确保所有华裔科学家、工程师和其他专业人士的合法权利。

以上种种,对我国青年科技工作者尤其是拔尖科技人才的引进和培养都造成了一些不利影响。 


段海滨认为,现阶段招募、引进拔尖人才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引进拔尖人才的体制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海外拔尖人才的引进渠道较为单一;在破除“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以下简称“破五唯”)等指标后,拔尖人才引进标准需要进一步分类明确;引进拔尖人才的软硬件环境需要进一步优化。

他强调,要选拔和培育年轻的科技人才,向顶尖科研水平方向打造,在这个过程中还面临遴选评价机制、引进培育机制和创新激励机制的问题。

“破五唯”后如何用新标准评价和遴选拔尖科技人才;对入选人才如何培养,让他们胸怀祖国、集智攻关、团结协作;如何围绕国家重点领域、重点产业发挥国家实验室和全国重点实验室在拔尖科技人才引育中的重要作用;如何对拔尖科技人才进行表彰奖励和政策激励,让他们更加安心、静心、专心地在自己科研方向上达到国际顶尖水平乃至世界第一……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和政策落实来进一步解决。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外国语学校国际处主任李鸿彬则更关注拔尖创新人才苗子培养问题。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提到,“我通过多年教学发现,小学高年级、初中或高中起始年级,有极少部分学生,对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学等学科中的某一门或几门表现出浓厚的学习兴趣,并拥有超常的学习悟性,他们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某一方面的拔尖创新人才,但由于受到升学政策的限制,这类拔尖人才苗子不能跳级、不能提前毕业,这会导致这部分学生的许多宝贵时间被消磨,对学科的兴趣与热情会减退,从而也使学校错失了培养拔尖人才的良好时机。”

全国青联委员、枭龙科技CEO、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业领军人才入选者史晓刚接受《中国青年》记者采访时提出,在面向全球招募拔尖科技人才时,科技企业主要面临两项难题——

一是企业科研环境的保障问题。拔尖科技人才并不缺工作,能对他产生吸引力的必然是公司良好的科研环境,包括资金、团队、实验室环境、学术交流机制、工作氛围等各种条件,“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对科研工作的重视,我国科研环境已经有了很大提升。”史晓刚说,“但是,大型科技公司和中小型科技公司在招募和培育拔尖科技人才方面还面临着各自的问题。”

大学毕业后,史晓刚曾进入华为公司工作3年,他认为大型科技公司可以提供优越的实验室环境、足够的研发资金,公司越大型投入到前沿领域和底层技术的研发经费越多,像华为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对年轻人就非常具有吸引力。“但是,大型公司普遍存在着一些流程化的机制问题,绝大部分员工对企业而言都是一颗‘螺丝钉’,员工自由发挥的部分是比较少的,拔尖人才个人很少能掌握主导权。”史晓刚说,“中小型公司则相反,它们在实验室环境、研发资金方面有所欠缺,但好处就是拔尖人才在公司的话语权比较大,中小型科技公司也能做到充分尊重人才。”

二是如何解决拔尖科技人才的“后顾之忧”。从北京地区来看,拔尖人才的“后顾之忧”集中在户口和孩子上学问题,史晓刚说:“企业想要招募的很多拔尖科技人才,往往早已具有工作经验,无法像应届毕业生那样在入职前申请落户指标。入职后,根据拔尖人才最新的项目成绩,公司会为他申请引进人才落户指标。这意味着我们在招募期间很难给拔尖人才百分百的户口保证,这就会加深他们的顾虑。如果落户不成功,对企业留下人才是非常不利的。另外,拔尖科技人才普遍注重孩子的教育质量问题,众所周知,拿到北京重点学校的学位是非常困难的。我没有孩子,但经常需要为公司拔尖人才的孩子上学问题想办法。”  

 


拔尖之策


为破解当前国际形势对我国青年拔尖科技人才培养造成的不利影响,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上,全国青联特别提交了《关于加大培养我国青年拔尖科技人才的提案》,提出如下建议:建立高端人才与国际评价互认机制,为高端人才国际国内流动提供便利;发挥中国青年科技工作者协会、各领域各行业学术组织的平台作用,开展产业共性关键技术研发、科技成果转化及产业化、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努力搭建产学研一体化平台;积极推荐具有国际视野的青年科技人才加入国际科技类组织,努力拓宽我国在科技领域的国际话语权等。

任何拔尖科技人才都有一个走出象牙塔的过程。现在一部分刚毕业的博士生或硕士生,在真正投身到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单位科研工作的过程中,往往面临社会责任感不强、所学内容与国家或行业需求脱节、所从事方向或专业与国际环境融入不深等问题。

段海滨认为,“要解决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青年科技工作者就应该在研究生阶段勤奋科研,勤于思考,把做一流科学研究真正当成自己的职责和使命,而不是仅仅为了将来找一个好工作或一张文凭。要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科学家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优秀品质,心怀‘国之大者’,为国分忧、为国解难、为国尽责,这样才能化解真正投身科研工作这个过程中面临的诸多实际问题。”

李鸿彬代表则建议应给予拔尖创新人才苗子富有弹性的升学政策,为他们设置个性化的、跨学段贯通式的有效培育路径。他还建议,在培育条件较完善的一所学校或几所学校,设置行政班或组,配备相应的导师进行跟踪指导,开设适合拔尖人才苗子发展的学术性高、融合性强、实践性优的课程体系,定制个性化的培养方案,进行较为长远、系统,乃至跨校间的联合培养,最终为国家培养一流科学家和战略科技人才。

史晓刚提出,应该畅通针对企业拔尖人才的职称评定通道,“近年来,国家和各地方政府已经陆续出台了一些企业拔尖科技人才的职称评定标准和相关政策,但从我们的实际经验来看,对企业申请人的资格认定还是比较严格的,比如只有企业负责人或者入选过国家重大人才计划的企业拔尖科技人才才有资格进行职称评定,但35岁之前具备这种资格的企业青年拔尖科技人才并不多。尤其是科技企业核心团队成员的职称评定通道不畅通,有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申报和承担科研项目。”

贺羽认为,拔尖科技人才市场供不应求,要招募这类人才,不仅需要企业不惜成本,还要相关部门提供相应的配套保障,尤其是企业难以提供的条件,比如住房、子女上学等,这样才能更好地做到引进、留下、培养青年拔尖科技人才多手抓。

1950年,朱光亚在归国的轮船上,与51名留美同学联名发出了《致全美中国留学生的一封公开信》,其中写道:
“我们中国是要出头的,我们的民族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回去吧,赶快回去吧!祖国在迫切地等待着我们!”


如今的中国早已屹立于世界东方,中国人民正坚定不移地走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我们国家拔尖科技人才的培育和成长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最好时期,给广大青年科技人员也带来前所未有的历史最好机遇。青年科技工作者应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秉持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弘扬科学家精神,勇立潮头,锐意进取,在各自领域努力奋斗中追求科学和技术前沿的“拔尖”。

拔尖人才培养是一场苦旅,也是中国科技的一场蜕变之旅。我们期待看到更多中国青年科技人才勇挑大梁、甘当主角,为科技强国贡献青春力量!

 


公司地址

合肥 : 合肥市高新区创新产业园二期E2楼

无锡 : 无锡市惠山区惠山城铁站区站前路2号

上海 : 上海市虹口区北外滩峨眉路315号8405室

联系方式

电话 : 400-0606-976
(工作日 9:00-18:00)

邮箱 : gylz@ciqtek.com

网址 : www.ciqtek.com

qrcode
电话咨询
客服热线: 400-0606-976(工作日 9:00-18:00)
留言咨询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了解更多 扫码关注 了解更多